《山海经》究竟是历史还是神话?是地理著作还是巫术大全?

2020-07-26 18:31 admin

《山海经》山水为纲目,中间多有神话荒怪之内容,充满神秘色彩,自从有史记载以来,对《山海经》属性产生了多种定义和很大分歧,有一个认识的变化过程。

第一次提到《山海经》是司马迁在《史记·大宛列传》中,他说书中“所有怪物,余不敢言”,而《史记》也没有对《山海经》进行归类和定性,只是把它看做作是一部奇书。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是汉代以前我国地理学还处于萌芽阶段,没有成一门专门学问,《水经》还没有问世,而《史记·河渠书》、《汉书·地理志》都只是史书的一部分。

到唐初修《隋书》,专门做了一篇《经籍志》,学科分类就更加精细科学。而且当时《水经注》等地理著作都已问世,地理水利已经开始成为一门专业,《隋志》在史部目录中专列地理类,举《山海经》二十三卷郭璞注为本类之首,下列《水经》等地理水利著作目录一百三十九部,一千四百三十二卷,蔚然大观,成为史部下一重要门类。此后《旧唐书·经籍志》、《新唐书·艺文志》继承《隋志》的分类法,都把《山海经》列为史部地理类,未见学者提出疑问。

然而时间到了元明时期,修订《宋史》的时候,《山海经》被归类在“五行类”这个目录之下,等于对《山海经》的看法又恢复到《汉书》的看法。

清朝纪晓岚编纂《四库全书总目》,却把《山海经》列入子部小说家类。纪晓岚认为:“究其本旨,实非黄老之言,然道里山川,率难考据,案以耳目,所及百不一真,诸家并以为地理书之冠,亦为未允,核实定名,实则小说之最古者尔。”

但是反对的声音依然存在,后来的学者余嘉锡著《四库提要辨证》,他指出,受历史条件限制,对“叙序山水,多参以神怪”,无法科学解释,而对“道里山川,率难考据”,则彻底反对,因为明显后世很多山川地理著作都有参考和引用山海经的痕迹。

鲁迅先生提出新说,他认为《山海经》“所载祠神之物多用糈(精米),与巫术合,盖古之巫书也。”

后来学者袁行霈加以发挥论道:“《山经》是战国初、中期巫祝之流根据远古以来的传说,记录的一部巫觋之书,是他们行施巫术的参考。《海经》是秦汉间的方士书。《汉书·艺文志》将《山海经》与五行、蓍龟、杂占等书一起列入数术略,是有一定道理的,但它与度测地势建立城郭的形法书毕竟不同。《山海经》固然详述山川、异域,但多采传闻之辞,很难考实;而且并非以讲述地理为目的,不可视为实用的地理著作。《山海经》与小说虽有因缘,对后世志怪小说影响很大,但它本身究竟不能算是小说作品。”

当代有很多学者把《山海经》与《尚书·禹贡》相对比,《禹贡》是以大禹导水治山、规划九州为基本线索,体现了夏代自然地理的分野,后人把它理解为夏代的行政区划。而《山海经》则以山为纲,水为其目。四海之内”和四海之外、域外所闻多语,实际上透露了很多上古和夏朝的历史事件和内容,只是因为口口相传,内容发生了奇妙的变异。

当然,后来还有山海经描述上古外星人、诸神、上古第一次文明等等的脑洞研究,这里先不一一列举,以后再开脑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