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第七十一章:欲言又止,何尝不是值得庆幸的一件事情?

2020-07-18 16:27 admin

《道德经》第七十一章:知不知,上;不知知,病。夫唯病病,是以不病。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

知不知,上;不知知,病。知道这个世界有很多未知的东西,那是很高明的人;不知道也不承认这个世界上还有人类思维无法理解和认识的东西,那是病得不轻了,是很糟糕的事情。世界上相信神的人大抵有两类人,一类是天真无邪的儿童,一类是饱经沧桑的老人。人在半生不熟的时候,就是个二杆子,不愿意尊道贵德,觉得谁都没有他活得明白。庄子说:六合之外,存而不论,六合之内,论而不议,春秋经世先王之志,议而不辩。乘天地之正,御六气之变的庄子都承认六合之外是不可知的,是不可说的,那已是超出人类思维极限的世界。对于六合之内的事情,也只是小心论证,不敢怀疑不敢造次。经世圣言,心生敬畏,可以讨论,但不可以轻易定是非。庄子首先是承认自己有不知道的东西的,并对六合之外的上天是心存敬畏之心的,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却总是想当然,总是自以为是,还好为人师,好大喜功,不觉得汗颜么?

夫唯病病,是以不病。唯独那些把自以为是看作是错误的,看作是一种毛病的,才是清醒的人。自以为是的人最难度,这是人类最大的通病。庄子讲了一个这样寓意深刻的啮缺问王倪,四问四不知的寓言故事。有道之人啮缺向其师爷王倪问道,问了四次,王倪都说我怎么知道?我怎么能说清楚?我也不知道。但是庄子认为王倪恰恰是真正的圣人,对于未知的神秘世界,不知道就是不知道,不理解就是不理解。敢于承认自己的无知,才是真人,是圣人。不要觉得自己什么都懂,明明不知却强以为知,这是病了。

圣人不病,以其病病,是以不病。圣人是没有这样缺点的,因为他们把自以为是看做缺点,因此,只要不自以为是,就不会有改不掉的缺陷,就不会有弥补不了的错误。《庄子.知北游》里有一段对话,是黄帝和那个小聪明知的对话,黄帝说:彼其真是也,以其不知也;此其似知也,以其忘之也;予与若终不近也,以其知之也。黄帝说:那些说不知道的人,都是真人;那些欲言又止的人,是接近道的人;像我和你这样论道的人,恐怕终生与道无缘喽。回过头来看,我们的经历中,那些欲言又止的所谓心里话,没有说出来,何尝不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