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年=洗牌年 造车新势力能活下来的不超过三家?

2020-07-16 02:31 admin

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已经依法对江苏赛麟汽车科技有限公司上海分公司的全部资产进行查封,赛麟汽车明显对资产纠纷、员工公司拖欠等有着“充分准备”,比如把所有能够登陆的系统全部封死,以减少员工薪资拖欠证据外流,董事长王晓麟学习贾跃亭的“成功经验”,第一时间以筹款的名义躲在美国。

只是,上一个“下周回国”的贾跃亭已经成功个人破产和重组成功,而且在美国也不会有被限制消费等级的要求,堪称一身轻松,只留下乐视和FF的一地鸡毛。

毋庸置疑的是,2020年的疫情“黑天鹅”,不仅对国人生活的方方面面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更给造车新势力的发展和生存狠狠地上了一课。

遥想5年前,有差不多200家造车新势力涌入市场,随着乐视汽车泡沫崩塌,大家本以为这会是内斗养蛊,最终能够从纷杂中迎来凤凰涅槃,孕育出几家能抗衡特斯拉,甚至是抗衡丰田、大众的汽车巨鳄,但没想到是一群菜鸡互啄。更有人宣称,在这个市场上,或许能够留下的玩家不超过三家。

很难说接下来会怎样,但目前局势已经十分明朗,头部三强已经初露峥嵘,而中部梯队依然在苦苦挣扎,也有如赛麟汽车一般,即将面临掉队的尾部玩家。

当年势头最足的造车新势力玩家,除了“让梦想窒息”和“生态化反”的PPT大神贾跃亭,就得是李斌的蔚来汽车了。

或者说,曾经我们觉得最接近特斯拉的,也是唯有这个烧了无数营销费用的蔚来,在资本的加持之下,它创造了中国汽车市场的诸多奇迹,短短数年就成功在纽交所上市,融资动辄10个亿美元,甚至一度让人觉得它能够“融光市面上所有资金,让别的造车新势力无钱可融”,因为在上市前,它就已经吸引了包括腾讯、高瓴资本、百度、IDG、TPG、红杉、顺为资本在内的多家知名机构慷慨解囊。

但随着交付延期,自燃,产品质量问题,以及随机而来的股价下跌、营收乏力、亏损严重,本准备建厂的地还被特斯拉抢走了,于是蔚来只能卖身安徽获得雪中送炭的70亿“救命钱”,但如果自己不能在2020年完成营收148亿,2024年营收1200亿,并在2025年年底根据营收额度实现累计纳税78亿元,李斌将会真正失去自己的“蔚来”。

作为一个“最懂车的产品经理”,他此前每一步都在踏空,希望提供“小而美”的代步车满足都市短途出行,但却遭遇合法性问题,押宝增程式电动车项目,好不容易买了资质,开始交付,又碰到新能源补贴仅限30万以内车型的事件。

但没想到,理想ONE就是命硬,你以为你它拿到的是“炮灰”剧本,但没想到在这个剧本遗落的封面上,印制着“主角”两个字。

开启交付后,理想连续三个月拿下国内插电式混合动力(含增程式)车型单月销量冠军,在1-4月紧随蔚来,不光是总上牌量和单月上牌量都可圈可点,甚至在刚刚过去的5月里,交付了2148辆新车,直接进入了以往被传统主机厂把控的高端SUV销量排行榜前十。

奔驰GLC的确卖得好,甚至是理想ONE短期根本不可能超越的对象,但它的油改电车型奔驰EQC直至今年5月,累计才卖了684辆,反而只是理想ONE的零头。

三千越甲可吞吴,虽然理想ONE就死抱着一台车、一个配置、一个价格不放,但照着这个势头,说不定会成为中国自主品牌的话事人呢。

小鹏汽车一直不温不火地默默发展,6月24日已经逐渐开始交付自家的第二台量产车——小鹏P7了。说实话,从声量上说,你看到与小鹏汽车有关的新闻频率是远远低于蔚来、理想,甚至不如威马、拜腾、爱驰,但它在这样的背景之下,它已经默默成为新能源车市“探花”。

但没想到,一张莫名流出的照片,让“不求扬名,只求种田”的小鹏被列入汽车行业最热烈的话题中,照片中的三人李斌占据C位,何小鹏与李想分坐左右。

这三人都有着共同的身份,“实现财务自由”,但与李想和李斌不同,何小鹏是彻彻底底的圈外人,但这也让他对这个陌生的圈子有着更多的冷静,并且能够从纯用户的角度,而非技术专家的角度去思考,爆款车型小鹏G3就是这样的产物,你会发现这是市面上对用户交互做得最出色的,也是最有互联网基因的产品。

随即,小鹏P7在6月24日陆续开启交付,但它面临的市场环境要比蔚来和理想更加困难一点,蔚来和理想巧妙避开了特斯拉Model 3的销售区间,而小鹏P7则是选择直接从全球最大造车新势力中“虎口夺食”。

难度越大,收益也就越大,这是最大的市场消费区间,就像豪华中级车一样,即便知道BBA三强林立,但也有足够的份额喂饱凯迪拉克、沃尔沃和雷克萨斯。

一般大家觉得威马汽车处于第二梯队的头部,但沈辉则认为自己应当属于“头部四强”之一,这个说法与大家眼中认为的头部三大城市是北上深,而在广州眼里,头部应该有四个超级城市即北上广深,广州还得排在深圳前面。

但相比资金流进入良性循环,融资也没啥问题的小鹏汽车,威马汽车唯一交付车型EX5卖得纵使还不错,但走低价平民车路线的它利润有限,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投资人信心,最关键的D轮融资从去年11月喊到现在也没有到位,它也从业内知名的“福利企业”变成一家“砍员工福利”的企业,年终奖没有了,员工薪资从上到下都打折了,讲好的13薪也延后到今年6月,然而没几天就要7月了。

更让投资人担忧的是,威马汽车寄予厚望的7系不出意外地难产,而且即便难产,它将面临的是三方围剿——国产特斯拉Model 3、小鹏P7,以及传统主机厂的比亚迪汉,强敌之下是否应该继续增加可能的“沉没成本”呢?年初投资小鹏是因为P7已经交付在即,投给小鹏算是追涨,而投给威马7系,会不会被深度套牢呢?

同样的剧本,合众、零跑、爱驰都有,不过其中的另类是恒大,因为它虽然距离量产还有点时间,但人家是真的不差钱,也不缺渠道。

有人说是导致造车新势力“遮羞布”被揭开的乐视汽车,但我觉得吧,应该是是游侠电动车,不到30人的团队,研发482天,就做出来一台新能源车,而且还是一台在技术参数上可以直接对标特斯拉Model S的“新车”!

开头说的赛麟汽车,十有八九已经套用了乐视汽车的剧本,而博郡汽车基本上已经无力翻身,黄希鸣是彻头彻底的骗子,还是仅仅不擅长经营?博郡汽车发布声明是想要走出困境,还是甩锅脱身?

曾经被认为由一群最专业的汽车人组成的拜腾汽车,也面临着讨薪事件,CEO公开表示目前拖欠员工薪资约9000万元,但究竟如何发放工资,何时发放工资,将会在董事会上进行讨论。

但董事会什么时候会召开呢?首席事务官丁清芬说,时间待定,“可能是下周二或者周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