户外游玩你可能看到的昆虫有哪些

2020-06-28 02:41 admin

在过去的两个月里,受疫情的影响,我也是难得在老家(浙江丽水)度过了整个春天。在此,我会分享几次“踏青”的经历,同时提供一些观察、欣赏大自然的姿态与心态。

我的家乡是一座山城,在城市周边的丘陵和小山上,有许多的村庄。在经济尚不发达的年代,村民们为了进城,都必须起早走石头铺成的山路;如今,这些曾经的山路也便成了游人们上山游玩的“古道”。

在3月中下旬,家乡的疫情逐渐得到控制,周边的山区也得到了开放,由此我也出门感受早春的气息。

早上十点,在一座荒废的老宅前,你可能会发现许多有趣的小可爱——额至少我觉得很可爱,尤其是当你愿意蹲下来、认真地去观察它们的时候。

不知道比起昆虫,有多少朋友会对蜥蜴更有好感呢~。在长江流域以南地区,石龙子(Scincidae)真的很常见。这些俗称“四脚蛇”的爬行动物,移动起来真就像是“添足的蛇”一样,拖动着细长的身躯,在草丛中悉簌簌的一下就没影了。但在老宅前的石阶上,它们却都“乖顺”地趴着一动不动——作为变温动物的石龙子,必须吸收阳光才能获得行动的能量,而位置朝南的老宅门口,自然也是个合适的“日光浴点”呢。

当时我发现了两种石龙子:①体型粗壮的中国石龙子,身体两侧有霸气的红棕色斑块;②体型更小、更瘦长的铜蜒蜥,身体是更隐蔽的古铜色——其实仔细看的话会发现,中国石龙子的照片中有一条铜蜒蜥的尾巴哦。

注意,这两种石龙子都属于“三有动物”,受国家法律所保护,所以就像其它野生陆生脊椎动物一样,可远观而不可亵玩。

就在拍完石龙子的照片后,晒完太阳的它们瞬间消失在了石缝中,真的是一条条“石龙”呢。随之在老宅中央的草地上,出现了一只地胆芫菁。它是鞘翅目(甲虫)的成员,膨大的肚子让它看起来,就像一头“虫之奶牛”——一头大黑虫子,一边走着,一边悠闲地啃食地上的草,也许蚂蚁们会感同身受。

春天里,“毛毛虫”当然是少不了的。图中的苎麻珍蝶,是以荨麻科植物为主食的蝴蝶。要说通过观察毛虫吃的植物,反推也许就知道是哪种蝴蝶了吧。当然,把毛毛虫和它吃的叶子一起带回家养,观察整个完全变态的发育过程,也是个不错的主意。

严格说来,不受如人类所控制的昆虫们,也是一类野生动物。就像在山林草原上一样,在“城市荒野”中,它们也是组成食物链的基本单元。

“古道”一个月后,我去了城区南边的湖边栈道。这块观赏城市夜景的地带,与南边的山区相接,山上的昆虫受灯光影响,时长也会飞到路灯下;湖泊的水质维持在三类,孕育了许多的水生昆虫。

图中,左边这只花纹个性的蛾子,叫之美苔蛾(Miltochrista ziczac)。顾名思义,它的翅膀上有之字形的纹路,红白黑线的配色看起来也很美。右边透明翅膀的昆虫,是蜉蝣科(Ephemeridae)的成员,雄性有着像果蝇一样大大的复眼,大概是为了在黑暗中找到雌性完成繁殖吧。

这些“聚光灯下的小精灵”,感觉就像是城市荒野的使者,告诉我们,人类与大自然始终彼此相连。

五一假期,我与家人自驾车去了丽水市松阳县的浙南箬寮原始林景区。在当天的山区,一直下着一阵阵的雨,出来活动的昆虫很少,但我还是有幸遇到了一些值得留影的小生灵。

这只漂亮又有些“扭曲”的虫子,是一只丽花萤(Themussp.)。橙色的前胸背板中间,点缀着一颗深蓝色的斑块,搭配金属绿色的鞘翅闪闪发光。可惜大概是破蛹而出的时候,发育不良导致右边的鞘翅变形,变成了如此的模样。

在欣赏大自然的美丽的同时,更会随之遇到“新事物”。图中的两只画风完全不同的蛾子(没错都是蛾子,触角都是线状的),正趴在被雨淋湿的栏杆上。像枯叶的那只大概只是在休息,像蝴蝶的那只大概是在吸食溶解的矿物质。事后询问了许多朋友,ta们都表示“不认识”,要是我的图鉴在家就好了……

就像第一次分享中提到的沫蝉一样,很多动物第一次在野外见到,都有“走出教科书”的体验。图中的古怪动物并不是昆虫,它是扁形动物、涡虫纲中笄蛭科(Bipaliidae)的成员(“笄蛭”音同“机智”)。在分类上它们跟会寄生人体的绦虫是远亲,但笄蛭并不会危害人类,更多在阴湿的环境中活动,取食土壤中的小动物和有机碎屑。要说笄蛭的造型,虽然古怪,但也很酷有没有~。就像这些昆虫,还没需要慢慢了解才能知道它真正的属性,与之相处也就会明白昆虫不论大小,都有自己的一套防御机制。

北京圣海林自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由北京林业大学生物学—生态学博士后、教授级高工、北京圣海林生态环境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方莹创立,推崇【自然致用】理念,人类与自然一体紧密关联,享受自然、懂得自然、可持续应用自然。

专注于培养3-16岁孩子“认知、探索、创造、应用”的能力,“自立、自强、自信、自理”等综合素养均衡发展,培养现代社会中热爱自然敬畏自然保护自然的“自然人”。

北京圣海林自然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拥有北京林业大学林学、自然保护区、湿地保护、野生动植物保护、生态学、生物科学、水土保持与荒漠化防治、自然地理、园林、花卉园艺、森林旅游、森林康养、艺术设计、环境科学等专业学科的教授、研究生以及教学科研基地作为支撑与保障;同时拥有农、林、地、矿、油等学院路“八大学院”以及中国水土保持学会、北京生态修复学会、北京水土保持学会、北京林学会等相关学会的公共社会资源,为自然亲子教育的开展提供了全面系统的专业知识、师资、场地支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