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法制报数字报刊平台

2020-03-15 19:28 佚名

汉族,1964年7月生,中共党员,澳大利亚悉尼科技大学民商法学硕士,1986年进入西宁市司法局工作。1990年调入原西宁市律师事务所,现任青海竞帆律师事务所主任,兼任青海民族大学客座教授、西宁仲裁委员会仲裁员、西宁仲裁委员会专家委员,先后担任西宁特殊钢股份有限公司、青海银行股份有限公司、青海康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独立董事。多次被司法部门及其他机构记功或评为先进个人、优秀律师。

1986年,王四林大学毕业后进入西宁市司法局工作,后被调至原西宁市律师事务所担任法律服务工作者。因为热爱这个工作,王四林于1990年底通过考试,成为一名执业律师。

谈到律师制度恢复之初到现在最大的变化,王四林首先提到了办公条件的变化。“起初在西宁市法律顾问处工作时,办公条件很差。而今,租用了一千多平方米的写字楼,办公条件今非昔比。”王四林告诉记者。

30多年的律师生涯,王四林认为如今律师的数量和专业能力有了质的飞跃。律师数量由少变多,律师制度恢复之初,西宁市法律服务机构只有“国办所”西宁市法律顾问处一家,有专业能力的人才更是少之又少。而现在,全国已有3万多家律师事务所,我省就有100多家,西宁市有40多家,律师人数也逐年增长。律师的专业能力和服务能力由弱变强。律师制度恢复之初,法律院校毕业的专业人才凤毛麟角,而现在的律师事务所更加专业化,高学历的律师也越来越多。

除此之外,当年,律师几乎代理全类型的案件,现在律师代理案件的类型更加专业化。不仅如此,当时,律师代理的刑事案件多,民事案件少,且民事案件一般都是债务、违约等简单的案件。现在民事案件涉及各个领域,类型也越来越多样化。

王四林回忆,四十年前,律师的权利得不到保障,法官和检察官对律师也有误解,不让律师进入审判区,开庭时被法官制止发言等律师权利被限制的情况时有发生。

王四林介绍,随着社会的进步,中央政法各部门陆续出台了一系列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范性文件,一些地方政法部门也联合出台了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范性文件,律师执业环境得到很大改善。尤其是2015年9月16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国家安全部、司法部联合印发《关于依法保障律师执业权利的规定》,律师的基本权利得到了保障。2017年3月,全国律师协会维护律师执业权利中心和投诉受理查处中心在北京挂牌成立,也成为律师协会维护律师权益,规范律师行为的重要平台。

王四林说,各个律师事务所响应党的号召,狠抓党的建设,开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以党建促业务、党建促发展的新格局正在形成。

王四林告诉记者,1991年他代理了一起案件,当事人是年满16周岁不满18周岁的未成年人,他盗窃了仓库价值6000多元的物品。按照当时的法律规定,应该被判实刑。在王四林的努力下,该男孩被判了缓刑。

“作为他的辩护人,我认为今后孩子还要回归社会,教育、挽救孩子更为重要。”王四林说。

王四林认真倾听每一起案件当事人的意见,他深知,虽然是普通案件,但对当事人和其家庭来说都是“重大事件”,有可能一生都会被影响。为此,王四林一直坚守初心,把维护当事人的合法权益、维护社会公平正义当成唯一的目标,努力挖掘事实真相,给受害人一个公道。

1997年开始,王四林进入证券发行领域做了一名非诉讼律师,担任某证券公司的法律顾问。由于当时我省几乎没有证券发行领域的非诉讼律师,与某证券公司有合作关系的一家公司从北京的律师事务所请了一名律师。但在合作中,该公司被王四林的耐心、细致以及专业打动,与王四林达成了律师合作协议。直到今天,王四林所在的青海竞帆律师事务所还在和这家公司保持合作。

2000年,王四林所在的青海竞帆律师事务所成为我省第一家从“国办所”改制为合伙所的律师事务所,王四林也成为这家合伙所的合伙人之一。王四林说,当非诉讼律师这么久,他最大的感受是律师的地位越来越高。“现在,越来越多的企业聘请法律顾问。竞帆律师事务所也和30多个政府职能部门、200多家企业达成合作协议。我认为,律师在社会各界正被认可。”王四林如是说。

四十年前,群众认为打官司请律师费用贵,不愿意请。到现在,律师几乎服务于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这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群众维权意识的提高。

律师制度恢复四十年,律师行业迅速发展。王四林说,作为一名律师,他一直坚守的信念是要做法律的捍卫者。他坚信,下一个四十年,律师行业会再上一个新台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