跋涉在社会价值探索中的监狱警察

2020-04-30 08:17 佚名

但从他们提问的内容来看,除去一些工作和薪酬待遇等方面的内容外,很多问题都让我感到很吃惊。

为什么吃惊呢?原因其实只有一个,即便是当代的大学生,在网络信息如此发达的情况下,他们对于监狱,对于监狱工作,对于监狱警察的一切几乎都一无所知。

哦,对了,也不能说是一无所知,至少他们知道问的是,监狱是否就如同《监狱风云》电影里演出的一般?

我不知道,一批批,一年年想要报考监狱警察的大学生们为什么总是会问这样同一个问题。他们如此问时,我所表现出的惊讶,应该如同我问他们,现在的大学生活是否就如同《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电影里面演出的一般时,他们所要对我做出的表情。

如果我们努力宣传了这么多年,也没有让最应该被触及或者被影响到的网络一代对监狱有一个正确的认识和理解的话,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思考,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因为非常痛苦的地方在于,这些年,我们所有的努力,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办法证明已经战胜了那样一部影片所留给大家的深刻印象。

如果说当代大学生们都不了解监狱工作,监狱警察的话,那么激发我想到的另外一个话题就是如果是这样的大学生考入监狱系统,成为一名监狱警察的话,他们是否会随着工作时间越来越长,对于监狱工作实际有过亲身接触之后,而自然而然就会准确而深刻地理解监狱工作呢?

就在昨夜,一名外省刚入职半年,各方面都非常优秀,已经从基层调入机关工作的新警给我发来信息,说想要聊聊,我说可以。结果,没想,一聊就聊了一个半小时。

一是监狱工作自带封闭性的特殊性质,让工作于其中的人,几乎可以与社会相对脱离而独自存在;

二是监狱警察在与社会人员的交往中,很难找到被社会人员所需要的价值点,简单的说,就是,我们的生活时常需要他们的帮助,而他们几乎没有需要我们的时候。

面对这样一名优秀的年轻民警,面对电话那头非常急切想要改变困扰现状的战友,我毫不保留地将我自己的理解和他进行了分享。

我说:“监狱工作的特殊性,确实让工作于其中的人,尤其是在监区工作的人,在工作岗位上,很难有机会与社会进行多方面的接触和沟通,但这只是工作的岗位决定的性质,而不是这份职业所限定的要求。

相比较于政府其他机关以及公检法机关的工作人员,他们的岗位职责天生就要求与社会系统进行交互。对于他们来说,上班就是交互,而监狱警察则不尽然。因此,为了弥补这个问题,我们就需要在工作以外,花费时间和精力参与社会交往。”

我说:“我先去社区找到了社区主任,表明了我的身份并带去了我的想法。我说,我想参与对我们社区刑满释放回来的这部分特殊人员的志愿服务工作,无论是心理咨询还是政策解答或者法律支持,我想我都能够做一些工作。”

后来,我又去了我们社区里的一所小学,找到了校长,我说:“我是一名监狱警察,经常做一些法律宣传教育方面的公益志愿工作,不知道,学校需不需要在假期里给孩子家长们上一堂预防青少年违法犯罪和未成年保护方面的法制教育课。”

我对他们说:“作为一名监狱警察,我有着丰富的罪犯教育改造和刑罚执行工作经验,也非常热衷于做一些这方面的公益宣传教育工作,如果能够在你的学生中设置一节这样的课程或者讲座,让他们对于公检法司整个刑罚执行一体化流程有一个完整的闭环了解,尤其是对于法院审判过后,如何进行刑罚执行有一个更真实、准确的认识与理解,我想这不仅对于现在的学习,对于以后的执业都将会有很多的帮助。当然,我的教学水平可能不高,但是对于刑罚执行最后一个环节的理解一定是丰富而深刻的。”

我参与社会交往的探索有很多,每一次这样的探索,其实就是一次监狱工作,监狱警察这份职业在社会上独特价值的一次找寻。

如果我们自己都不去用心发觉这样的价值点,就更不要想着别人去帮我们寻找了。虽然找寻的过程需要一些付出,可一旦找到,这样的价值就会被认可,甚至被拓展。

当我们离开工作岗位,回到社会生活中,发现自己监狱警察的身份还被很多的别人所需要的时候,这种需要渐渐地就会转化为我们对自己职业的认同感与荣誉感。

我既在内宣的岗位工作过,也在外宣的岗位上奋斗过,我切身的体会就是,过去的很多时候,各地监狱系统在内宣的时候,往往容易忽略如何才能更好地激励战友。而在外宣的时候,更容易忽略如何去积极探索能够被社会公众感受到的社会价值的挖掘。

因此,较长时间以来,就出现了一个比较尴尬的现象,无论我们如何努力宣传,很多时候,不可否认,都是我们自己在感动我们自己。

所以,如果外宣不进行这样的探索和尝试,监狱警察走出监狱大门后,就依然很难融进社会公众所建立的价值体系中。

打个比方,监狱警察教育改造罪犯,我们自认为是对社会的很大贡献,实际上当然也是。可是社会公众能够认可吗?或许能够认可。可是他们能够感受到吗?可能很难感受到。

为什么很难感受到呢?因为刑满释放后,遵纪守法,顺利融入社会的人,几乎没几个人知道。当然,他们也不会到处告诉别人说,自己在监狱服刑过。而能够被感受到的是什么呢?就是那些为数不多,甚至极其少有的,再次重新犯罪的人。

如此,或许我们就能理解,为什么我们付出青春所努力奉献的教育改造工作,总是很难得到社会公众的充分认可,为什么一出来一起再犯罪的案件,就会对我们毫不留情地横加指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