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筹员工遭水滴筹员工殴打 公益背后都有哪些生意经

2020-04-22 07:21 佚名

【】近来,ETC纠纷、信用卡盗刷、银行征信、保险理赔难等问题困扰着金融消费者,投诉多石沉大海、维权更举步维艰,新浪金融曝光台将履行媒体监督职责,帮助消费者解决金融纠纷。【】

“筹人”见面,分外眼红?4月15日,有网友爆料称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内,轻松筹和水滴筹平台推广人员因扫楼扫病房劝病人立项,碰到对手抢生意,发生了肢体冲突。现场画面中,一位穿蓝色上衣的男子仰面倒在地上,黑衣男子用脚揣其头部和颈部,一位女子则在旁边大声喊道:“水滴筹打人了!”

视频中的内容是否为真?对此,轻松筹的说法是,该视频并非网传,而是事实发生。水滴筹员工“致残式”攻击,对轻松筹员工造成严重身心伤害。

水滴筹向雷达财经回应称,有网友上传所谓“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经核实,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赵某已经收到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公司因赵某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即日起停职反省,并予以重大违规处分,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并扣罚当月全部工资;追究赵某直属领导张某的管理职责,对其给予全公司通报批评并扣罚工资。

水滴筹强调,轻松筹团队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在线下连续发生数起纠纷和冲突事件。

轻松筹和水滴筹均是互助公益平台。为何双方“打破头”也要抢着做公益?雷达财经梳理发现,轻松筹和水滴筹均是以公益作为流量入口,为其他业务引流。

目前,双方均吸引了大量资本的关注,水滴公司旗下的水滴互助融资近17.19亿元,轻松筹融资约4.17亿元。

2014 年9 月,北京轻松筹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同年12月,轻松筹打通了微信、微博及QQ等诸多社交平台。公司宣称,“轻松筹”由三部分构成:一是基于社交网络,面向用户生活内容的“轻松筹”;其次是一些产品众筹,在用户允许的情况下向用户推送项目;还有就是回报管理系统。

当时,轻松筹主要设有微爱通道、尝鲜预售、梦想清单三大版块,在“微爱通道”版块,用户可发起大病救助、灾难救助、扶贫助学等项目,申请社会救助,传递爱心正能量;“尝鲜预售”版块包括农鲜产品、私房菜等,可帮助解决滞销等问题,推动“互联网+农业”的发展;“梦想清单”版块则鼓励有创新精神的年轻人,通过众筹的方式扫清追梦路上的层层阻碍。

轻松筹发展最好的版块是大病救助版块。仅2015年,轻松筹医疗救助版块就上线2.3万多个项目,筹款金额1.8亿元,共有380多万人次参与捐款。

轻松筹很快迎来了竞争对手。2016年4月,美团第10号员工沈鹏离开了一手创建的美团外卖,创办了水滴公司,开启个人大病求助社交筹款业务,水滴筹由此诞生。

据水滴筹官网介绍,其是国内知名大病筹款、救助平台,坚持0服务费,已为大病患者筹到200多亿救命钱,共有超过2.5亿名爱心人士参与帮助。

4月15日,微博传出一段视频,内容显示,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一位黑衣男子殴打躺在地上的蓝衣男子,视频中有人大喊“水滴筹打人了”。

随后在当日下午16时42分,水滴筹在官方微博回应称,有网友上传所谓“水滴筹员工殴打轻松筹员工”的视频,经核实,网传视频并不全面,此事系因轻松筹员工言语威胁和污蔑导致双方产生肢体冲突和斗殴。目前当事员工正在当地派出所接受调解,水滴筹将尊重和配合警方的处理决定,公司也为员工个人的鲁莽行为表示歉意。

轻松筹随后在微博回应,称4月13日上午,水滴筹员工在河北省医科大学第一医院,“致残式”攻击轻松筹员工头部,对轻松筹员工造成严重身心伤害。该视频并非网传,为事实发生。

轻松筹称,对于水滴筹的暴力行径,轻松筹已向当地警方报警,并全力协助警方调查。

据轻松筹介绍,水滴筹所谓“经调查”为混淆视听,实为扫楼被举报,怀疑轻松筹所为,故大打出手,蓄意报复。轻松筹在此严重声明,未对水滴筹进行任何。

水滴筹扫楼行为曾遭曝光。2019年11月底,梨视频拍客的一段卧底“水滴筹”视频登上微博热搜,拍客卧底发现,互联网筹款平台“水滴筹”在超过40个城市的医院派驻地推人员,他们常自称“志愿者”,逐个病房引导患者发起筹款。

梨视频拍客卧底发现,地推员们对募捐金额填写随意,对求助者财产状况不加审核甚至有所隐瞒,对捐款用途缺乏监督。

2019年12月5日,水滴筹创始人沈鹏发布公开信称,“再管不好,我愿把水滴筹交给相关公益组织。”

沈鹏在公开信中表示,水滴筹组建线下服务团队的初衷是为了更好地帮助不太会在互联网上发起筹款的因病致贫的患者,为了更好地服务这个群体,目前水滴筹有数百名线下筹款的服务人员。

雷达财经注意到,石家庄市公安局裕华分局出具了行政处罚书。经警方查明,李某伙同赵某在河北医科大学第一医院三号病房楼和五号病房楼之间通道口殴打刘某。李某被行政拘留12日,并处罚款500元整。

水滴筹表示,公司因赵某严重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即日起停职反省,并予以重大违规处分,在全公司范围内进行通报批评并扣罚当月全部工资;追究赵某直属领导张某的管理职责,对其给予全公司通报批评并扣罚工资。

水滴筹再次就员工斗殴事件诚挚道歉。目前水滴筹当地负责人正在积极与刘某沟通,希望给予当面慰问并致歉。并表示会切实加强员工的教育和管理,提高员工法制意识的教育培训。

据轻松筹透露,水滴筹多次对轻松筹员工恐吓、挑衅、主动激起冲突,多次在多地殴打包括轻松筹等同行。

水滴筹则表示,轻松筹团队内部以水滴筹为假想敌,公开张贴“干死水滴筹”的攻击性标语,并且明确针对水滴筹开展了一系列不规范的挑衅、骚扰和破坏小动作,致使线下连续发生数起双方纠纷和冲突事件。水滴筹多次呼吁良性竞争,但沟通无果。

据水滴筹介绍,4月1日,轻松筹山西运城地区员工齐某因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水滴筹员工师某制止后,对师某大打出手导致师某鼻骨骨折、脸部多处受伤;4月12日,轻松筹福建厦门员工杜某破坏水滴筹宣传物料,被当地警方处理,目前已出具道歉信表示此行为系轻松筹公司领导指示下所为。

“水滴筹将继续加强对员工的法治意识教育和管理。同时,我们也呼吁同行和我们一道严格自律、理性竞争和规范发展,从而造福真正需要帮助的大病患者。衷心感谢社会各界的关注和支持。”水滴筹称。

据陕西媒体报道,2019年10月28号下午,爱心筹工作人员在西安唐都医院住院部,帮一位经济困难的患者做登记准备筹款时,被水滴筹西安地区工作人员叫出病房殴打。

“水滴筹(工作人员)这样三番五次的骚扰我们人员,根本让我们线下的工作人员没办法去工作,他们这种霸道垄断根本让我们现在没办法帮助患者。”爱心筹西安地区负责人杨东表示,爱心筹于2019年9月9号进入西安市场,开展推广筹款业务时经常遇到水滴筹的同行。10月份以来有多位志愿者受到对方干扰,10月26号他赶到西安唐都医院处理问题时,被对方拉到医院门外的街道上打了一顿。

而在恶性竞争之下,行业出现了诸多乱象。2019年5月,德云社相声演员吴鹤臣妻子在水滴筹发起众筹,想为突发脑出血的吴鹤臣筹集百万款项治病。然而,吴鹤臣这位“贫困户”,被发现在北京有房有车。此外,杭州萧山女子开着豪车穿着貂在微博上炫富,现实中却在水滴筹上为患有胃癌的父亲筹款20万元。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公益的背后是巨大的利益。这些平台以公益吸引流量,为旗下其他的产品导流。

以水滴筹母公司水滴公司为例,其旗下除了水滴筹,还拥有水滴互助和水滴保等业务。

水滴保险商城2019年全年新单年化保费达到了60亿元,合作近70家保险公司,推出了80多款高性价比的普惠保险产品。据公司CEO沈鹏介绍,在品牌推广活动与疫情的双重作用下,今年1月份水滴保险商城新单年化保费创下了公司成立以来的最高值,单月突破10亿元。

打开水滴互助小程序,就能看到“最高30万大病互助金,xxx会员的选择”,“每人0.01元立即加入。”目前,水滴互助的用户已经破亿。有媒体报道称,水滴互助的0.01元“套路”,额外充钱才享保障,交钱被拒后推荐保险。

水滴互助获得大量资本青睐。企查查资料显示,截至目前,水滴互助已经获得5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近17.19亿元,投资方包括美团、腾讯投资、IDG资本等。

轻松筹也有轻松互助版块,因为轻松互助,还引发了与水滴筹沈鹏之间的口水战。2018年4月,沈鹏称,水滴互助目前日订单量是轻松互助的3倍。

2019年9月,轻松集团举办产品发布会,推出药轻松健康保障服务和药神1号新品保险。

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4年成立以来,轻松筹已经进行了4轮融资,合计融资金额为5900万美元,按照最新汇率计算,折合人民币4.17亿元。投资方同样包括腾讯投资和IDG资本。

有业内人士表示,互助平台最长筹款时间30天,之后才会转交给发起人,中间沉淀大量的资金,即使是购买理财,也会帮助这些平台增厚收益。

对于将公益当做生意的质疑。水滴筹向雷达财经回应称:“很多网友将水滴筹理解成为公益组织,其实水滴筹的核心本质是一个免费的互联网大病求助工具,能够帮助陷入困境的大病患者向朋友们求助,更高效率地解决资金问题。”

水滴筹称,这种误解也让人误会“把公益做成生意”,其实这也是对公司商业模式的误解。

水滴筹表示,2016年水滴筹上线不久,公司发现水滴筹是一个非常好的网民健康保险意识的教育场景,借助水滴筹能够正确普及进行保险保障的价值和必要性,将适合的产品推荐匹配给不同的消费者,避免将来有更多人因为没有事先的保障患病后不得已发起筹款,这也是公司做保险业务的初衷,很多权威机构因此评价水滴公司的商业模式是社会企业模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