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黄了、欧洲足球不踢了,体育该回归人民健康的本性了!

2020-04-04 21:00 佚名

23日,资深国际奥委会委员迪克-庞德透漏:2020年东京奥运会将推迟到2021年,具体细节将在未来四周内制定。

我们需要知道,为了奥运会的照常举办,停靠日本的美国钻石公主号游轮的新冠病人在海上漂流多日不能进港,导致一度出现统计学上的奇葩:患病人数除了各个国家之外,还有一个其他。什么其他?就是这一船的人没有人认领。

姥姥不疼舅舅不爱,为什么?归根到底是日本为了降低自身国内的患病人数。当然为了让日本的抗疫数据更好看,日本国内的病毒检测一直是一个谜,相信随着奥运会的尘埃落定,日本的数据会快速增加。

一个奥运会,尽管有很多的运动员提出在现在条件下继续开奥运会已经完全背离了体育的精神,但为什么日本政府和国际奥委会一直不松口,坚持到了最后才极不情愿的半推半就呢?

我们不得不看一下奥运会体育面目下的大幕:东京奥运会日本政府预计的奥运32万亿日元(约2万亿人民币)收入打水漂,还有因此导致的航空、旅游、食品消费、文化传媒等等隐性产业的收入。

同样国际奥委会这个世界最大的综合体育组织,诸多的赞助商、广告商、视频转播商的利益也将是一个天文数字的损失。

看了这些我们就明白了,为什么全球疫情已经影响到所有人的生命安全的条件下,为什么还会有人坚持按计划开奥运会,在他们看来奥运会,已经不是体育的盛会,而是资本的狂欢。至于参会的运动员和观众,只不过是资本狂欢下的道具而已!

再看一下美国职业篮球联赛(以下简称NBA),据可靠消息,NBA已经有7支球队,湖人、爵士、活塞、凯尔特人、篮网、76人、掘金,总计14名球员感染。

可具体到人头,我们则只知道爵士队鲁迪·戈贝尔、多诺万·米切尔,活塞队克里斯蒂安·伍德,凯尔特人队马库斯·斯马特跟篮网队凯文·杜兰特5人,其余9名球员身份始终未对外透露。

在疫情极度不明朗的情况下,甚至部分球队已经有人高度疑似的条件下,NBA还进了部分场次比赛,可以想象在高强度运动和高密度接触下的恐怖景象。

那为什么NBA对球员的感染情况遮遮掩掩呢,公开病情对他们来说又意味着什么呢?不得不说到NBA本身就是一场生意,这里的球员相比起“运动员”这一身份,其实更多还像是“体育明星”“体育商品”。

他们中很多人都有球鞋合同、广告代言,而“篮球运动员”不过是这款产品的商标而已。那NBA的运作,更无疑是一场资本运作下的乱世狂欢!

回头看看乱世下的欧洲,如果NBA是美国一个主体运作了全球的篮球资本市场,那么欧洲的足球市场是几个国家一起联合垄断了全球的足球行业。

在英超、西甲、意甲、德甲、法甲、荷甲、欧洲杯、欧冠等包装之下,一幕幕资本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虾米吃泥巴的游戏在进行。

中国球员武磊感染新冠病毒的热度压过了抗疫战士王烁的意外去世。C罗在尤文图斯的队友感染,有无数的媒体关注C罗是否被传染。他们是在关心C罗的健康吗?是也不是。

是,因为只有健康的C罗才有商业的价值。不是,因为这个C罗倒下了,很快资本会培养下一个什么罗。从大罗、小罗,到C罗,变换的商品的包装,不换的是足球商品背后的金主。

上世纪五十年代体育的重点放在发展群众体育运动上。各级工会系统和工矿企业、机关团体纷纷建立体育协会。他们深入基层,开辟体育场地,组织各种比赛。

全国的群众体育活动异常活跃,哪怕是一个百人小工厂,都有篮球队,区单位之间和系统单位之间都有比赛,大型厂矿的车间小型体育竞赛也比比皆是,群众参与体育活动的积极性空前高涨。

有个外国记者曾在中国坐过火车,回国后写文章说,一路上从火车车窗向外观望,看到最多的就是篮球场!

提高国民素质、强健民族体魄就成为体育工作坚定不移的根本宗旨。上个世纪50年代,“准备劳动与卫国体育制度”、体育锻炼标准的实施,掀起了新中国第一个群众体育热潮。

在学校、工厂、街道和农村的场院里,到处回响着广播体操的旋律,跃动着体育锻炼的身影,充分展示出新生的共和国的勃勃生机。

“文明其精神,野蛮其体魄。”这振聋发聩的呼喊,警醒着一个民族,改变着一个国家,激励着每一名华夏子孙!